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国际娱乐 >

韩影翻拍片获日本票房冠军 内涵深刻引发观众深

2017-10-16 20:31   ⁄   国际娱乐   ⁄  
《第22年的告白 -我是杀人犯-》剧照 《第22年的告白 -我是杀人犯-》剧照

 

(文/蔚然)

  也许因为文化根源本就相近,加上如今影视制造越来越国际化,近年来中日韩这三个一衣带水的邻国互相翻拍的作品也比往年多得多。

  今年6月10日,《第22年的告白 -我是杀人犯-》在日本上映。上映首周便夺下了日本本土票房冠军。

 

 

 

 

  该电影改编自2012年由郑在咏和朴施厚主演的韩国电影《我是杀人犯》。

 

 

 

 

  是说一起连续杀人案在过了犯罪时效后,一个自称是凶手的人写成了一本名叫《我是杀人犯》的自传,将自己的犯罪内幕全盘托出。并且高调在民众与媒体面前露面,四处圈钱,公然挑衅没有将他捉拿归案的司法机关,造成社会轰动。

  饰演自称凶手的曾根崎雅人的是为大家所熟知的藤原龙也,因为曾塑造过不少性格偏激、人生坎坷、行为怪异的深刻角色,在饭圈以“变态专业户”著称。

 

 

 

 

  这一次,大家还没从年初的悬疑剧《反转》里深濑小天使的苦逼恋情中走出来,饼哥就又把一个极端扭曲的变态杀人犯带进了观众的视线。

  伊藤英明则饰演22年前调查该案的警官牧村航。

 

 

 

 

  没有看过电影的小伙伴,以下内容涉及影片大部分剧情的剧透,请注意。

  影片开端以新闻播报1995年阪神大地震为切入点,主线的谋杀事件和刑事搜查的闪回镜头穿插其中,侧面交代了第一起谋杀事件的作案时间,以紧张的节奏迅速将观众带入这起「东京连续绞杀案」中。

 

 

 

 

  22年过去,杀人犯依旧逍遥法外。

  在日本,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犯罪时效原本是15年。但在2010年4月28日,刑事诉讼法废除了这一类恶性凶杀案件的时效性。以此日期为起点,往前追溯15年间的罪案都不再具备时效性。

  而最后一次杀人发生在1995年4月27日夜晚的「东京连续绞杀案」,勉强超出了15年的范围,因此在2010年4月27日零点就侥幸过了追诉时效。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1995年1月4日,被害者是餐馆老板。

 

 

 

 

  第二起案件发生在1995年2月14日,被害者夫妇在面对面的情形下被勒死,目击者是他们的女儿岸美晴(夏帆 饰)。

 

 

 

 

  一个月后的3月15日,发生了第三起案件。目击者是黑社会组织橘组的老大橘大祐(岩城滉一 饰),目睹了妻子被杀的全过程。

 

 

 

 

  至此,警察意识到了案件的严重性,而有意隐瞒了3月31日晚发生的第四起案件,并在4月6日晚引诱凶手出没作案。牧村在当晚追捕凶手时脸上留下了巨大的伤疤,而在打斗过程中牧村也在对方的肩膀上打了一枪。

 

 

 

 

  为了报复牧村,凶手将合成的录音电话送至警局,透露会把下一个尸体藏在牧村的家中。警察一行赶至牧村的家,中了凶手一早埋下的陷阱,牧村的前辈泷警官(平田满 饰)成了陷阱的最大牺牲者。

 

 

 

 

  这一天,便是最后的作案日,1995年4月27日。

  22年过去,一本名为《我叫杀人犯》的书面世,作者曾根崎雅人自称是「东京连续绞杀案」的凶手,引起巨大轰动。

  而在记者会上,现场的氛围是这样的。

 

 

 

 

  台上台下都昏暗一片。曾根崎坐在台上娓娓道出自己定下的杀人规则。

 

 

 

 

  并向大众宣读自己在作案过程中的快感,以及因为没有人能揭露案件真相而让犯罪时效到期,自己永远失去了赎罪的机会,索性写自传忏悔的动机。

 

 

 

 

  这锅甩得也是够可以的。

  相当讽刺的是,在曾根崎雅人露脸之后,直播视频中充斥着“杀人犯超帅”“老实说…是我的菜”“笑死了”等调侃的弹幕,路人接受采访时关注的点也都自动忽略了“曾根崎雅人(自称)是杀人犯”这个首要前提。

 

 

 

 

  一时之间,《我是杀人犯》一书卖到断货;电视上各种专家和评论家就此话题争论不休;曾根崎本人也四处接受采访、拍摄写真;他的表情包也开始流行起来……全社会男女老少都在关注这位杀人犯在犯案22年后的告白。

 

 

 

 

  甚至有很多买了书的人自豪地与曾根崎的海报合影,称其为“曾根大人”,并愉快地把照片分享到网络上。

 

 

 

 

  曾根崎的社会影响越来越大,当过战地记者并毕生以这段经历为荣的《NEWS EYES》栏目的著名主播仙堂俊雄(仲村亨 饰),曾在22年前接触过被害者家属,这次他自信地认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办法亲自制裁曾根崎。

 

 

 

 

  与此同时,曾根崎依旧高调地我行我素,大张旗鼓地来到第四起案件的被害者丈夫山县明宽医生(岩松了 饰)工作的医院,向山县医生谢罪,并下跪道歉。

 

 

 

 

  在医院大堂,曾根崎和牧村正面交锋,牧村险些对曾根崎大打出手。直播中的弹幕也是一如往常地看热闹不嫌事大。

 

 

 

 

  曾根崎很快开办签名会,现场甚至配备有年轻靓丽的书模……

 

 

 

 

  台下粉丝激动异常,场面一度堪比爱豆的粉丝见面会。

 

 

 

 

  很快,曾根崎受《NEWS EYES》邀请出演电视直播,仙堂也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在节目中,仙堂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质疑《我是杀人犯》一书的真实性,并牵扯进了另外的关键人物——牧村航的妹妹牧村里香(石桥杏奈 饰)。

 

 

 

 

  她的第一次登场实际在更早之前。1995年4月27日晚,牧村家中摆放的三人合照中,就有她的身影。

 

 

 

 

  22年前,受阪神大地震影响,失去住所的里香和男友小野寺拓巳(野村周平 饰)从神户来到东京投靠牧村。

  震后里香的精神受到很大打击,更因为从事护士工作的自己在地震时没能救出病患而无比自责,一度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接受男友的求婚。

 

 

 

 

  在连续杀人案发生之后,里香人间蒸发,当年牧村的公寓被炸毁时,她也不在屋内。7年前犯罪时效过期时,里香依旧杳无音信,男友拓巳也因为绝望而怀揣订婚戒指从天台一跃而下。

 

 

 

 

  影片到这里出现了反转,仙堂在直播中宣布,网上出现了一个标题为“我才是真凶”的视频。

 

 

 

 

  视频中出现了22年前牧村公寓爆炸的瞬间,以及在拍摄者身边的是被绑住手脚和封住嘴巴的里香。

 

 

 

 

  看了这个视频,曾根崎依旧极力否认自己撒谎,坚称自己就是真凶。

  不久,《NEWS EYES》节目组收到了自称真凶的视频上传者的要求,希望出演节目,并提出让曾根崎与牧村共同出演的条件。

  网上就“谁才是真凶”开启了新一轮热烈讨论,网友开始积极地分派别站队。

 

 

 

 

  影片的第一个高潮便是第二次电视直播中,此四人的会晤。两位杀人犯“正面”交锋,第二位杀人犯不愿以真面目示人,谈及其原因也是大言不惭。

 

 

 

 

  而摄影棚中播出了第二位杀人犯带来的独家视频,视频中的内容是拍摄者以和「东京连续绞杀案」中同样的手段杀害里香的全过程,摄影棚里的所有人都因为这残忍的画面而陷入了恐慌。(考虑到读者的感受,此处po主决定不截图)

  这次,坐在摄影棚里的被害者家属牧村成了目击者。

 

 

 

 

  而在视频播放结束后,一直以来都冷静地自称是真凶的曾根崎,突然夺下仙堂手中的钢笔,疯狂地袭击了对面的第二位杀人犯。

 

 

 

 

  直播现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

  影片内容介绍到这里,相信不管是有或没有看过原作的小伙伴心中大概都有了点自己的线索。我们就不把结局告诉还没看的小伙伴了。

  曾根崎究竟是不是真凶,他为什么要对第二位杀人犯这么做;如果不是,那面罩下的人就真的是真凶吗?正确的答案究竟是什么,欢迎大家到片中去寻找。

  毕竟比起真凶究竟是谁,这部电影值得我们探讨的重点其实在另一处。

  一般犯罪片喜欢将事件主体集中在犯罪者、被害者、以及破案者三者身上,而这个故事的三大主体却是警察(即破案者)、犯罪者和媒体(包括电视和网络)。

  而“媒体”这一成分从影片一开始就是故事的主角。

  1995年阪神大地震、2000年千禧年倒数、2001年小泉纯一郎当选首相、2002年欧元面世、2005年日本世博会、2007年日本邮政民政化……这些具有时代性的大事件,都在影片最开始以主流媒体的新闻播报的形式展现。

 

 

 

 

  在节目直播中,因为两位自称真凶的人打起来而混乱的摄影棚里,“敬业”的电视台工作人员们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事件的进展,即便面临被卷入打斗的危险,也不顾一切地坚守在岗位上。

 

 

 

 

  而网络也在整部片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曾根崎多次直播自己的行程,公开让网友看到自己忏悔时的一举一动。网友也都很热闹地参与弹幕讨论。

  比起反思与惩戒罪恶,影片中的一般民众更多是以猎奇的心态看热闹,好奇这个杀人犯的真面目,得知他帅气的外表后自动淡化他所犯下的滔天大罪。

 

 

 

 

  在出现两个自称杀人犯的人对峙时,这些人则被舆论牵着走,先入为主地认为真凶必是二者之一,且混在大量凑热闹的人群中发表一些自己看来无关痛痒的评论,用“我想”“我认为”“我支持”等字眼选择自己在这件事中的阵营。一旦结果如自己所料,便感到满足和宽慰。

 

 

 

  (论坛上为仙堂的“制裁行动”打Call的网友们)

  这种现象和人我们其实并不陌生,就是现在常听到的“吃瓜群众”。不同的是,电影里的这块“瓜”是一起极端的连续杀人案,现实中我们更常吃的“瓜”是一些社会争论和娱乐新闻。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任何东西都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消遣的内容,哪怕这件事谈论的是一个出书立传的连续杀人犯。尤其是当这件事情放在主流媒体上传播时。

  加上有了网络这把双刃剑推波助澜,“我是杀人犯”这五个字带给吃瓜群众的刺激已经远远超出了事件本身。舆论早早地就把风向引向了“杀人犯会有怎样的下场”,而不是去分析背后的真相。更何况,在群众眼中,“用媒体来制裁法律无法制裁的罪恶”,已经成了新的正义标杆,这股风吹得愈加来劲,媒体也更是得意忘形。

 

 

 

 

  我们知道,改编电影最忌讳的就是照葫芦画瓢,如何做到本土化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原本就很喜欢原作的po主,认为日版的改编还是很惊喜的。

  日版在叙事风格上有着日本影片惯有的细腻和沉稳,原作里大场面的追车动作戏,在日版中则以角色对话和直接的肢体冲突来展现。不会有烧脑的推理,也没有过度煽情的回忆杀,多是以台词展现人物心理活动,非常考验卡司的演技。

  而藤原龙也和伊藤英明两位主演的功底根本不用怀疑,眼神里都是戏。看他俩飙戏是绝对的享受。

 

 

 

 

  各种眼熟的助演们也都是演技担当,还有当红小生龙星凉和野村周平客串。

  最后再给大家分享一个彩蛋:随着媒体在情节中作用的加深,仙堂这个角色的戏份也比原作多了不少,有很多从电视台跟拍者角度拍摄的镜头,也多次提起仙堂在战地做记者时的经历。

 

 

 

 

  前面为何说节目直播是电影的第一个高潮呢?因为还有一处高潮其实在后面。电视台跟踪采访仙堂来到了仙堂的别墅,这段看似平和的剧情却隐约让人感到不安。监控录像中的神秘人影,以及异常飘动的窗帘,屋内的些许异样……

 

 

 

 

  曾根崎的身份究竟为何,牧村有没有抓到真凶,仙堂又会遭遇什么,就请大家自己去找答案吧。

 

 

(责编:maiko)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